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上善若水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山门种错故侯瓜 广东名僧铁禅的是非人生  

2016-06-12 08:29:07|  分类: 野鹤飘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山门种错故侯瓜 广东名僧铁禅的是非人生 - 酒鬼鼠  - 酒鬼鼠

铁禅和尚(图片来源:羊城晚报)

       核心提示:一手好字,文武双全,聪慧过人,身材高大伟岸,青年从戎,中年出家,本应有望成佛门一代高僧,却在抗战时期投靠日寇求荣,战后社会各界讨伐,法庭之上铁证如山无以为辩,百岁虚云派人探望,病死狱中令人扼腕。一代名僧铁禅和尚的是非人生,留于后世评说。

山门种错故侯瓜 广东名僧铁禅的是非人生 - 酒鬼鼠  - 酒鬼鼠

        日伪时期,铁禅在六榕寺开设日语学校,图中老僧即铁禅,他身边穿白衬衣的是讲授日语的日本人井上正男(广东共荣主事)摄于1930年(图片来源:羊城晚报)

山门种错故侯瓜 广东名僧铁禅的是非人生 - 酒鬼鼠  - 酒鬼鼠

        1946年9月27日,铁禅死于仓边路看守所。这是当时报纸的报道(图片来源:羊城晚报)

       广东佛教“一哥”:铁禅和尚

       铁禅和尚(1865-1946),俗姓刘,名秀梅,广东番禺县夏茅(今属白云区)人。1884年,19岁的刘秀梅加入同宗刘永福麾下的黑旗军,他身材高大,能写一手好字,遂得重用。后刘秀梅退役返乡,居家赋闲,以书画自娱。1894年广州出现大规模疫症,刘秀梅妻儿相继病死,他萌生了出家的念头,于是入六榕寺,削发为僧,名为铁禅。

       光绪末年,铁禅掌握了六榕寺,他善于应酬,无论是清朝官员,亦或后来的民国政要,与铁禅的关系都不错。1904年,铁禅将自己储蓄私囊和六榕房产收入及寺田240亩全数捐给朝廷作办教育之用,为此清廷赐一“清修忠悃”牌匾,两广总督岑春煊赠“乐善急公”匾额,广东警察厅则送“见义勇为”的横额,清廷还封他为广东省僧纲司(大致相当现时的省佛协主席),铁禅之名,如红日东升。

       1912年,民国初立,铁禅即以保护寺产与佛教徒安全为由,上书广东都督胡汉民,申请在广州六榕寺设立广东省佛教会。是年5月4日,铁禅在六榕寺召开信众欢迎大会迎接孙中山,孙中山在会上称赞佛教,并题写“自由、平等、博爱”。尔后中华佛教总会在北京成立,广东选举铁禅为本省佛教支部部长。

       1921年,孙科当第一任广州市长时,拆城墙、开马路,缺乏经费,曾要求各寺庙赎买包括房地在内的寺产,如大佛寺就因缺乏资金而损失了寺院前后的土地。但同样坐落在广州城里的六榕寺却安然无恙,人们都认为这是铁禅机灵应变、影响力大的缘故。铁禅能诗会画,善写大字,会用象牙筷子作画,还会栽植盆景,可谓兼佛学、文学于一身。1921年,由铁禅、赵浩公等200余人参加的“广东国画研究会”在六榕寺成立,它是民国早期广州规模最大、人数最多及活动时间较长的美术团体。至此,铁禅的影响已经不仅在佛教,他在广东文化界的名气也大起来了。

       1940年,铁禅沦为日本侵略者的傀儡

       1938年10月,日寇南侵炮声渐近,铁禅离开了六榕寺,四处避难。日军占领广州后,立即成立一个名叫“日华佛教会”的组织。日军知道铁禅原来是广东省佛教“一哥”,便到处打听铁禅行踪,希望让他担任日华佛教会的会长。

       1940年6月,日本人终于得知铁禅的下落,大批日军官兵乘汽车来到张槎,见到铁禅,不胜欢悦,一边安慰铁禅,一边胁迫着铁禅乘车返回广州。在强敌压迫之下,铁禅只好跟着回到六榕寺。甫入寺门,只见5个日本军官在那等候,满桌饭菜,说是为铁禅大师接风,请他做会长。但铁禅却以年高多病、不谙情况为由推辞。次日,那5个军官再次来到六榕寺,他们请铁禅前往日本考察佛教情况,并声明航空往返及一切费用由省政府负责。在日本人的威胁利诱下,铁禅似再无法推却。

       1940年7月1日,他带着曾留学日本、识讲日语的广东大学讲师谢为何同赴东瀛。抵东京后,由日僧陪同游览当地寺院,并见到了天皇,日皇赠送《大正藏经》一部。后铁禅来到设在东京的“国际佛教协会”,该会会长邀请铁禅将来负责华南佛教支部,这回铁禅没有推辞。7月20日,铁禅飞返羊城,将自己在东京的情况向日本官署和伪省政府作了汇报。访日归来,铁禅像换了个人似的,成了日本人的傀儡。

       1940年12月2日,铁禅在六榕寺召开国际佛教协会华南支部成立大会,由铁禅亲自担任部长,副部长谢为何、秘书刘西航、会计陈仰山,庶务则由戴乾担任。支部招收会员、筹备经费,每年每人入会费2元。1942年3月9日,铁禅计划在广州设立“东方文化学院”。次年10月,铁禅接伪广东省文化协会来函,说是月10日在东京本愿寺有一个“祈祷世界和平福利大会”,愿意出钱请铁禅和谢为何前往出席。铁禅这次赴日,心里原本有个小算盘,皆因佛教协会华南支部的经济紧绌。他想借此机会东渡筹集经费。到达东京后,铁禅即向国际佛教会会长反映华南支部经济缺乏及这次东渡的愿望。虽然这次在东京,铁禅遍访各寺,请求援助,谁知他口水都叫干,却是一无所获,垂头丧气,空钵而归。由于经费困顿,无法维持下去,1943年尾,华南佛教支部关门结业。

       抗战胜利后,六榕寺被接管,铁禅辞去住持

       1945年7月1日,广东光复,各政府机关遂从粤北迁回广州。时有一名叫黄荣辉的人从曲江来广州,他带着广东省佛教会公函,见到铁禅,便说:“你是汉奸,我来是要接收你们佛教会的。”铁禅老老实实地把历来广东教会的档案证件等移交给黄荣辉。黄荣辉并未就此罢休,他说要向法院控诉铁禅。这时的广东佛教会也迁回了广州,虽然会长是虚云,但他只是挂名,并不管事。该会的大权实际掌握在一班有权势的人手里,黄荣辉只是听从摆布的棋子。

       1946年3月,铁禅向广东佛教分会申请退休。此时有记者在六榕寺采访铁禅,只见他长发而秃顶,身穿一黑色长袍,面容消瘦,双目炯然,垂首坐于一贵妃床上,旁边有一年约十一二岁之小童服侍。铁禅对记者说,东渡日本及聘任国际佛教会华南支部部长,均属被人挟持,不容推却。

       此时的铁禅已决定告退回乡,但原想等虚云和尚来穗,他才交出六榕寺。后经广东佛教会常务会议决定,由虚云的大弟子宽鉴及方育之居士等人会同接收。于是铁禅让人发帖,悬牌设筵,恭贺新住持宽鉴接管六榕寺升座志禧,铁禅对公众宣布辞住持职权,六榕常住一切事和财产等由虚云之徒宽鉴代行职权,铁禅心思六榕寺移交之后,免致旁人幻想。

       铁禅因汉奸罪被判15年徒刑 半年后毙死狱中

       1946年4月下旬,宽鉴来到广州,4月23日,向铁禅接收六榕寺。不久,铁禅被捕。5月1日,宽鉴正式上任住持。5月6日,宽鉴接受记者采访时,有人问传说铁禅主持六榕寺时,寺中有不少贵重物品遗失。宽鉴说并无此事。谈到铁禅,宽鉴认为其在六榕寺的问题很多,其中主要是事不公开,一意孤行。铁禅被捕,是他个人的事,与六榕寺无关。将来如何处置,也是政府的事情。宽鉴认为,平生好交际令铁禅落入如此境地,他是受谢为何、刘西航等人的愚弄所致。宽鉴补充说,铁禅是与他交接后才被捕的。

       1946年5月30日,广东省高等法院检察官以汉奸罪起诉铁禅,时称其为“华南文化汉奸”,与“佛门汉奸”刘西航等一齐审理。是日,铁禅身穿黑布僧袍,胸悬佛珠一串,面带病容,行走不便,由法官扶掖,蹒跚入庭,并赐以木椅与坐。

       铁禅供词:“本人八十一岁,番禺夏茅人,住六榕寺,係该寺住持。以前无犯过法,有徒弟一人,是今年所收。自少读过许多书,私人有田八十亩,坐落在西村,经已送给南华寺住持虚云和尚了。”

       法官问铁禅:“你对检察官起诉有何答辩?”

       铁禅答:“起诉书的内容我不记得了,我不是汉奸,我一向读书知规矩的人,点会做汉奸啊?”

       法官问:“国际佛教协会华南支部是什么组织?”

       铁禅答:“我自从去日本返国之后,不知日本人如何组织的。”

       法官问:“日本人曾请你饮酒,有何吩咐?”

       铁禅答:“他们叫我做日华佛教协会会长,我不做。后来还威胁我,我亦不做。”

       法官问:“你既然不做日华佛教协会会长,为何要当伪国际佛教协会华南支部长呢?”

       铁禅答:“当时日本人协胁我,我才当的。”

       但无论铁禅如何解释及争辩,其通奸投敌、媚外辱国等事实是存在的。尔后经过法院再三审讯,6月7日,铁禅被判处15年徒刑,褫夺公权10年,并没收全部财产。刘西航以随从罪判处4年。铁禅不服,上诉至粤湘分庭,减刑为7年。据说原告人黄荣辉始终未曾到过法庭,但在铁禅判罪之日,不知是何原因,黄忽然吐血身亡。

       铁禅在仓边路看守所蹲了半年监狱,就在南京最高法院考虑他年事已高而为其减刑的时候,1946年9月27日凌晨,铁禅倒毙狱中,同室的刘西航呼唤狱卒,检察官汪舒龙前来验看,确认其是病死。

       看守所将此消息告知六榕寺佛学会,信众即时集资,拟领遗骸埋殓及打斋超度。当时六榕寺为铁禅治丧,在觉皇殿前向西有纸糊牌位,上书“本寺比丘铁禅和尚莲座”,僧众环而诵经。有一居士奉送花果,燃香致祭,他说铁禅是他的皈依师,铁师圆寂时,适逢他回乡侍母,不及为师诵经致意,引为罪责。他在灵台上帖一挽诗云:“闻道吾师驾鹤西,十年情事感低迷。觉皇殿上更衣拜,六祖堂前倚剑题。东渡记曾诗一谏,回归仍旧首三稽。却怜世法森于佛,蕴泪徘徊不忍啼。”

       诗中所说“东渡记曾诗一谏”,意即他曾阻止铁禅赴日,但铁禅势利,不听劝告,铸成大错。为此,佛教中人大都感到惋惜不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